线下配资平台-正规好的配资平台
正规好的配资平台你的位置:线下配资平台-正规好的配资平台 > 正规好的配资平台 > 股票实盘配资公司 全球智能机器人龙头“中国攻略”
股票实盘配资公司 全球智能机器人龙头“中国攻略”

2024-07-02 04:02    点击次数:98

  

(原标题:全球智能机器人龙头“中国攻略”)股票实盘配资公司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赵云帆 上海报道

下棋、扭魔方、煮面条、打乒乓,还有酒店客房服务、外卖、工厂分拣物流堆料——实现这些高度智能拟人化功能的智能机器人,分别叫“协作机器人”和“AMR自主移动机器人”。

而这两类机器人的全球龙头:优傲机器人和MiR公司,全部来自一家集团公司——全球最大的半导体测试企业泰瑞达集团。

发迹最早,市占率最高,集齐了西门子、大陆、丰田、联合利华等全球头部客户,优傲机器人和MiR在海外似乎难逢敌手。但在中国,他们遭遇了以遨博为代表的本土厂商的激烈竞争。

——没错,遨博就是那个在《流浪地球2》中频繁担任各类机器人演员的厂商。

在海外,优傲、MiR在细分领域的市占率,甚至能与其它全球明星机器人本体企业拉开明显差距。但在国内,优傲、MiR只能与遨博、极智嘉等分庭抗礼,其余份额被激烈竞争的国内厂商分食。

价格战,竞争环境,本土化服务等等,限制了优傲、MiR继续在中国扩大优势。

9个月前,有着丰富中国经验的马乌佳 (Ujjwal Kumar),走马上任泰瑞达集团机器人事业部全球总裁。

近日,马乌佳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优傲和MiR“要像中国企业一般运作”,提供本地化的下沉式服务和生态链赋能。而这也许意味着,中国机器人企业“带货能力”的核心,如设计、代开发、维护等服务能力,将不再是中国企业独有的优势。

泰瑞达集团机器人事业部全球总裁马乌佳

本土化至上

“你有多少中国经验?”——这个问题是当今许多跨国公司遴选全球或亚太区总裁势必会提到的问题。

倘若答案是“不太多”,那么总裁的职位也将基本和他无缘。

“我自1999年起开始来中国。当时作为通用汽车公司的一员,我们正忙于在中国推广别克品牌。从1999年到2005年这段时间里,我不仅访问中国超过10次,而且还在这些年中多次延长了停留时间。此后,我转而在通用电气工作,在中国各地管理着多个工厂。再之后于霍尼韦尔(Honeywell)负责一些解决方案业务,期间也参与了一些合资工厂的运营。”马乌佳告诉记者。

公开资料显示,泰瑞达集团于2018年分别收购了优傲和MiR。根据Interact Analysis和中商产业数据,优傲2023年在协作机器人的全球、中国市场的份额均在30%左右。MiR所在的AMR市场虽然没有调研数据覆盖,但MiR和极智嘉在全球范围内的领先地位均为行业所知。

马乌佳履新泰瑞达时间刚刚达到9个月。采访中,他似乎对当前境内外30%的市占率似乎仍然不满足。

扩张战略上,“本土化”是马乌佳提到最多的词。

“我们需要像中国企业一般运作,这要求我们在整个价值链上,包括产品、生态系统和服务上,深度投入和强化。我们的目标是为客户提供定制化的解决方案,解决他们面临的本土问题。”

MiR中国区负责人销售总监何小虎则告诉记者,公司致力于提供中国企业、中国人习惯的产品;比如相比欧洲企业的工厂公时,国内企业工厂的运作时间更长,对速度和效率的要求更高;如高度智能化产品需要更多的响应时间,也许考虑更多细节,但其不一定适应中国工厂。

“我们深知,为了在中国市场中取得成功,实现产品的本土化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尽管目前我们还未完全实现这一目标,但我们正坚定地朝着这一方向迈进,并取得了显著进展。”马乌佳告诉表示:“价值链的本土化不应只停留在产品的层面,而应延伸至整个服务体系,包括为新客户提供定制化服务的过程。”

优傲中国区总裁徐奕临告诉记者,所谓本土化的具体内容,包括本地化末端执行器、套件和解决方案等。

当前,打造生态并非泰瑞达的“专利”,记者注意到,包括海柔创新等本土细分头部企业,也在倡议打造围绕自身的整体服务解决方案体系和生态伙伴。

“我们的宗旨是通过本土化整个价值链来实现更深层次的市场渗透。这不仅包括我们的核心产品——协作机器人和自主移动机器人,还涵盖了由我们的生态系统合作伙伴提供的综合服务,如机器人的安装、调试以及后续的维护服务。我们正努力确保价值链的每个环节,从最初的产品开发到最终的客户支持,都能满足本地市场的具体需求,以实现真正的本土化。”马乌佳告诉记者。

创新破解低价竞争

近年来,国内制造业自动化的蓬勃发展,数以百计的协作、ARM机器人厂商在这波趋势中应运而生,随之而来是各家企业在尚未完全挖掘的市场需求下出现的残酷竞争。

作为海外传统头部机器人企业,优傲和MiR虽然仍能坐拥联合利华、西门子、大陆集团、丰田等大型跨国企业客户,但亦需要在惨烈的国内价格竞争中见招拆招。

而对于国内的竞争环境,马乌佳仍然表示价格并非优傲和MiR的关键竞争要素。

“重点不单是产品本身,更在于整体的生态系统。我们不会依靠成本优势来竞争,因为我们不打算成为最低价格的选项,我们始终致力创新。”马乌佳表示。

近期,MiR 发布了基于英伟达 Jetson AGX Orin AI机器人平台的ARM机器人MiR1200。该款机器人被认为是基于AI而实现实时避障,高适应度抓取等精准操作的多模态感知智能化ARM机器人。优傲方面则于近期GTC大会上展示了基于英伟达加速计算能力实现的协作机器人手臂路径优化能力,而据该公司称,其规划速率将比当今解决方案快50-80倍。

对于AI方面的应用,MiR亚太区副总裁陈培东向记者解释称,基于AI算力和训练,MiR1200机器人能够在接近目标前就进行姿态自适应,其相比传统智能无人叉车需移动到固定位置,再进行检测姿态,并适应姿态叉取,大幅缩短了作业时间。

“在机器人技术这一领域,任何希望实现长期成功的企业,都不能仅靠自身去开发所有技术。如果你试图单打独斗,不仅进展缓慢,而且无法充分利用全人类的集体智慧。我们的合作网络遍布全球,从硅谷到德国、丹麦以及世界其他角落的公司,我们都在积极推动。”马乌佳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在采访中,泰瑞达否认了会通过简单的价格竞争打开中国市场。但从当前国内机器人厂家的销售服务体系来看,由于机器人本体价格已经被“打”到极低,以至于大部分厂商要通过综合服务来获得增值收入,其中就包括为客户提供的前期的设计,开模,编写控制程序等服务,以及后期的维护等。

而当泰瑞达等海外厂商开始学习中国厂商的做法股票实盘配资公司,亲自下沉联合本土生态伙伴并提供同质服务时,中国厂家的本土化优势也许就没那么大了。